母亲和女儿共用女婿 爱上女婿和女婿睡了 女婿来了我受不了了

小红门距离蚁族聚集地方庄还有五六站,实实在在的城边村。那里的道路,远不如家乡宽敞,社会底层的嘈杂,对于一个读过圣贤书的人,格格不入,深夜回家,昏暗的灯光,密密麻麻的出租屋,一模一样,时时会走错,反复几次,才能确认这一栋是暂时的窝。... 文章:母亲和女儿共用女婿 爱上女婿和女婿睡了 女婿来了我受不了了 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!如有问题,请与本站联系。

母亲和女儿共用女婿 爱上女婿和女婿睡了 女婿来了我受不了了/图文无关

公园里偶遇一老太太,得知房子是自有,无限感慨,仿若我天生有福,十年前,初来北京的种种浮现眼前,辛酸苦辣,唯有自己品。

小红门距离蚁族聚集地方庄还有五六站,实实在在的城边村。那里的道路,远不如家乡宽敞,社会底层的嘈杂,对于一个读过圣贤书的人,格格不入,深夜回家,昏暗的灯光,密密麻麻的出租屋,一模一样,时时会走错,反复几次,才能确认这一栋是暂时的窝。

老房子两百平米左右,房东住着最好的阳面,阴面是一排紧挨着的小屋,走过窄窄的黑黑的小过道,看到了所有租户公用的唯一水龙头,每到周末,大家排着队,等着洗漱洗衣服,偶尔会夹杂着一些谩骂和抱怨,“又停水了”“你要洗到什么时候,我还等着做饭呢”....后院两间临时搭建的房子,有一个属于我,进门先开灯,这里只有黑夜没有白天。

房东一家五口人,男主人比较慈祥,女主人斤斤计较,女儿和女婿加一个小外孙。女儿长得很胖,从来没有工作过,女婿是外地上门,也是唯一的劳动者,白天上班,休息要洗衣做饭看娃,即便这样,还是经常被房东一家数落和批判。几次半夜,那尖锐的女高音响起,“你给我滚远点儿,滚出去...”,女婿陪着不是,“叽叽叽叽”女主人拖着鞋加入了战斗,“不要闹了,太晚了”男主人加入劝说,传来女儿嘤嘤的哭声,在她心里是最委屈最无辜最不被理解的那一个。

我的屋子,十几平米,仅容纳一张床,一个衣柜,一张桌子,为了放更多的东西,得利用起更高的空间,黑黑的屋子,愈显压抑。回头看看,当初住了那么多年,为何没有感到不适?只是凌晨五点出发,半夜十一点归来的栖息地。

母亲和女儿共用女婿 爱上女婿和女婿睡了 女婿来了我受不了了/图文无关

北京的雨季不长,每次却来得凶猛,新闻里报道有雨,内心就不安,一来北京的排水系统实在是太差,二来村里的排水系统更差,裙子提到腰,雨水举着各色垃圾在大腿腻歪,霸道地说,来,我们谈场不分手的恋爱,这样纠缠着,十五分钟的路程,足足要走40多分钟。有一年,雨特别大,小红门因为漏电,死了两个人,我选择躲在办公室,每天坐最后一班公交凌晨到家。

接到一个电话,赶紧回家,水漫金山了,屋里的景象超越了我的想象。后门和外墙之间的隔离区是排水道,房东垒的小门槛怎抵挡得住雨水的肆虐入侵?我想哭,一个十几平米的游泳池,杂物飘在上面,兴高采烈地看着我,上衣和裤子完美的搭在一起,漂浮着另一个我,唯一的电脑,湿漉漉无辜地看着我。我想质问房东,让他们赔偿损失,不敢,我害怕一个人无家可归。我回头跟房东轻轻地说了声“谢谢”,房东说“不好意思,我明天就把门槛垒的再高一些”。

转天,燥热,35度,处理完一切,已是深夜,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,打转儿的眼泪,抬起头默默地回去了,它思念我,我不需要它。

爬起来,端盆,拿桶,跨过门槛,冰冷的水一盆一盆地浇在身上,平静下来,我仰望着星空,任凭排泄物从身体的通道自由地来到这个世界......

幼小的女儿,走过来,“妈妈,你干啥呢”,“我写水漫金山呢”“妈妈什么是水漫金山啊”我走到阳台看着落日的余晖......


温馨提醒:

喜欢本小说的朋友建议添加3个微信公众号以上!肯定有一个适合你!

喜欢本小说的朋友请在微信公众号搜索【老四说书】或者添加微信公众号:laoxiaoshuo222

喜欢本小说的朋友请在微信公众号搜索【老四讲小说】或者添加微信公众号:daen0822

如以上微信公众号没有您想要阅读的小说,请添加个人微信号:【daen2222】,我们将免费为您服务,我们承若不收取任何费用!